快捷搜索:

来的底气此时就听他说道马超本王如今还有银坑

 
   人确实没有见过几次,所以没有什么太大太深的接触,这是一点儿不错。
 
    兀突骨是一点儿都没有吝啬自己的赞赏,对极便说道:“祝融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,蛮王却是有幸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哈哈大笑,在这紧张的氛围中,确实有了一丝的轻松。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,众人可都是知道,如今说面临的,那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当然了,这也算是一个和马超凉州军谈判的这么一个机会。
 
    可不是己方比他们谈判,说起来,是他们逼着己方,让自己这边儿不得不和他们谈!孟获众人也都是无奈,都没有办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也从己方探马处得知了孟获的布置,心说孟获有那么多可战之兵吗?显然是没有的,那么好几万人,从哪儿来的?可想而知了,听了探马所说之后,把探马打发走,马超对陆逊他们说道:“伯言、福达、子敬,还有雷铜,咱们一起去会会孟获,看他要如何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没一会儿,马超便带着近五千的人马到达了银坑洞。他驻马之后,这么一看,可不是吗。孟获不是把他银坑洞的精壮都给拉出来了吧。要真是那样儿的话,他可真是,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他好了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马超这个时候还没想到,孟获是要和自己谈判。他以为孟获是要和自己来个鱼死网破,还别说,要是孟获把整个银坑洞都给搭上的话。这己方也真是,绝对是棘手,是大/麻烦啊!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马超觉得这个事儿。可能还不会这样儿。倒是陆逊,他却是很清楚,孟获的意思,他是个什么打算。不过他如今也没和自己主公说什么。因为他知道。马上孟获就得过来说话了。
 
    果然,此时孟获、祝融夫人、带来还有兀突骨,四个人带着几十人马,来到了马超众人近前。
 
    而马超一看这个架势,他就笑了,然后对孟获他们说道:“孟获,你们这是要,和我军死战不成?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是微微摇头。“马超,你是个明白人。应该知道本王的意思!”
 
    这时候陆逊才说道:“蛮王的意思是要与我家主公谈判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便是一笑,“不错,马超你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马超听后,也是一笑,“我说孟获啊,你这有什么实力来与我谈判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,你这还不行,不够啊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孟获却不这么认为,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底气,此时就听他说道:“马超,本王如今还有银坑洞,带来也有人马,难道这不是我们一方的实力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也是有点儿道理,不过吗,他此时一笑:“孟获,你也知道我在西羌的名声,所以,你都懂吧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双眼微眯,心说你马超真就去做那人神共愤的事儿不成?可虽说他不认为马超会如此,但是这个时候,孟获肯定不会是挑战马超,所以他只能是缓和了语气,说道:“马超,我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,你要是也诚信如此,咱们还有可谈的。”
 
    这时候孟获也算是放下了架子,不再自称本王本王的了,因为他也真心知道,什么叫做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。其实说起来自己都这样儿了,如果再拿捏着什么,其实对自己对己方,没有半点儿好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马超一听孟获语气转变,并且是放低了姿态,他在心里暗笑,心说你要是早如此的话,这事儿不早就完事儿了?何必这样儿呢,我还得和你废话,你也得和我多言啊。
 
    因此,他这时候则对孟获说道:“好,既然你蛮王此时此刻,确实是带着诚意来与我军谈判,那么我马超,自然不会把你们给拒之门外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成了,反正暂时来说,那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此刻,就听马超是再次说道:“孟获,找地方吧,咱们双方好好商讨一下,如何?”
 
    “好!求之不得,不如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孟获是给马超说了个地方。马超虽说对银坑洞这边儿没怎么来过,可却并不代表他就对这儿一点儿都不了解。所以他知道孟获所说的地方,于是便说道:“好,就如此说定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然后他便对己方的众将士说道:“福达、伯言、子敬还有木马与我一起,前去谈判!雷铜带着所有人马,原地驻扎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是齐声应诺,他们也知道,这自己主公是动真格的了。这带着崔安他们去谈判,崔安肯定不是负责谈判的,只是负责保护众人的。至于说雷铜。他是负责在外领兵,一旦孟获他们要真是不安好心的话,他就肯定能第一时间去进攻。一举拿下银坑洞,这都没问题。
 
    听了马超所说,孟获也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,无非就是让自己夫人、带来还有兀突骨跟着他一起,和马超他们谈判。而剩下的人,包括兀突骨的那三个将领,则是在外领兵。按兵不动。当然了,他们也没有指望着,就他们这些人。就一定能把雷铜那近五千的凉州军给如何如何,其实他们也确实是没想着打仗,无非就是防护一下而已,毕竟是防人之心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全都安排好之后。便一起下马。然后向着约定好的地方而去。毕竟那地方距离这儿,其实就几十步远而已,所以不用再骑马了。至于说每人的战马,那自然是有己方的人给牵了下去。
 
    马超和孟获两人几乎是并排而行,而两人身后,是跟着自己一方的几人。马超这边儿自然是崔安还有陆逊他们,而孟获身后则是祝融夫人还有兀突骨他们几个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,众人便到达了目的地。孟获对孟超一笑,“马将军。请!”
 
    所谓是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,这孟获既然是如此客气,马超自然也不会给他不好的脸色。于是他比了个请的手势:“蛮王,请!”
 
    孟获则是笑道:“一起,一起!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说完,两人是一起进去了,而后面是跟着众人。到了地方后,众人是分宾主落座,全都坐了下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众人都坐下坐好后,马超便笑着问孟获道:“不知蛮王今夜与我军商谈,是准备如何呢?”
 
    马超是直接开门见心说这你马超说得倒好,但实际如何,自己也不知道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他却也知道,自己弟弟此时此刻是安全的。毕竟孟获清楚,马超要尽快解决南蛮之事,那么就必须不能往死了得罪自己。这哪怕杀灭了自己银坑洞所有人马,可这却也并非是解不开的仇疙瘩。但他要很是杀了自己弟弟,那么两人怎么可能还和解呢?
 
    这一点,孟获知道,同样,他也明白,马超就更知道了。因此,他虽说不觉得孟优在凉州军会过得好,但是却绝对不会太过不好就是了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听了马超说完后,孟获算是暂时放下了不少心,至少如今来看,自己弟弟是没有什么事儿的,自己暂时是放心不少。
 
    而此时此刻,自己还得和马超他们谈判,为自己争取更多更大的利益。所以自己弟弟这事儿,也只能是暂时揭过了。
 
    孟获是微微点头,“我自是相信马将军,孟优,我放心!”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