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所以他的眼光不在南蛮这儿了而是再一次回到了

 马超点头,随即给了孟获一个答复,就听他说道:“依我之意,不如蛮王退一步,我方暂时先给蛮王一半的东西,至于剩下的那些,以后再说如何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一半?那么剩下的那些,以后再说?是不是自己可以理解为,以后可能给,也可能就不给了。而看马超所说的意思,要是给的话,那么前提就是自己能老实点儿,也许他马超就能把剩下的给己方。那么反之的话,就不用想了。
 
    孟获认为,马超需要一个安稳的南蛮,但是看如今这个意思,他好像不是那么太在乎呢。所以他依旧是据理力争,说道:“这马将军,是不是能再加一些,这如今才一半,还是有些少了吧!我军到了如今,不知道损失多少了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里是直翻白眼,心说你们损失,虽说我不否认和我有关,但是说起来,还是你孟获负主要的责任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如今听你说了这话之后,怎么感觉你银坑洞落到如今这步田地,倒像是我们给你们造成的呢?马超想起那话来了,这脚下的路,都是自己走出来的,那泡都是自己磨出来的啊。
 
    马超对孟获这个态度,说实话,他是特别不喜欢,不过在这儿,他也不好是表露出什么来。因此他还是说道:“蛮王看来是嫌少啊,真要如此的话,我看不如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这马超不是要反悔吧,不和自己谈判了。所以还没等马超说完,孟获是赶紧摆手:“行了,我同意了!就依马将军所说,如今一半,就一半了!”
 
    孟获心说,我认了还不行吗,这他娘的如今自己就是孙子,你马超、凉州军,那才是大爷呢!其实他确实反应很快,要不然的话,马超就要说一些对他不利的话来了,反正孟获肯定得不到太多好处的。
 
    而马超也觉得,孟获此时此刻当机立断,其实还是很及时的,要不然的话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笑了,这倒是比他说预想的还要顺利很多。确实,这从到了这儿之后,好像别人都没说话,就只有自己和孟获说来着。其实想想也是,毕竟说起来,自己和孟获才是凉州军和银坑洞这儿的一把手,所以不管最后怎么谈判,只有自己两人点头了,那么才能算完,要不然的话,都不行啊。
 
    因此没有别人说什么,就只有自己两个一把手儿在这儿谈判,这一会儿就完事儿了。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,这个时候己方在三江成,那肯定已经是彻底取得了胜利,所以这自己还用顾虑很多吗,自然是不用了!
 
    所以就算是没有这个谈判,或者是谈崩了,说起来真正要去担心,要去顾虑的,是他孟获,而不是自己啊!就算谈崩了,他孟获敢在这儿动手?己方这些人是吃素的吗?哪怕他孟获有埋伏,那都不好使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马超吹,而是事实,就看孟获和自己的距离,除非是他们不想要孟获这个洞主、这个蛮王的性命了,要不然的话,马超敢保证,如果真要是发生冲突了,哪怕孟获有埋伏,但是最先死的,肯定不是自己这边儿的人,没准就是他孟获。
 
    这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,毕竟如果很要是这样儿的话,最后结果很可能就是如此。不过还算好的是,双方此时算是谈拢了,至少暂时是这样儿的。无论是自己一方,还是他孟获那边儿,说起来都算是皆大欢喜吧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对马超说了,“这我有了不情之请,不知道马将军能否答应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准没好事儿,所以自己可别上了孟获这小子的当了!因此他便问道:“蛮王有话,但说无妨,不过具体的我却还得看看情况再定夺啊!”
 
    孟获闻言,心说这汉人果然狡猾,尤其是马超。
 
 
第四一一章 马孟起带兵回返
 
    听马超这么一说之后,孟获就知道,这事儿基本是不可能了。<strong>热门小说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问道:“这,我想马将军能否把我军的两个叛徒,金环三结和阿会喃,交给我处置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这事儿是不可能了!虽说自己对那两个货的印象也不怎么样儿,但是两人毕竟是投靠己方的,并且还算是立下了大功。因此别说是交给你孟获了,如今他们应得的是奖赏,而不是这些啊。
 
    这要是自己把两人交给你的话,以后谁还敢投靠我凉州军,谁还敢啊。所以像这样儿过河拆桥,卸磨杀驴的事儿,马超是真不会去做的。
 
    因此他一笑,“蛮王觉得,我会吗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摇了摇头,“我想是不会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此时是微微在心里叹了口气,心说果然如此啊,马超对于投靠他们的人,无论是谁,都是不可能直接就给扔出去的。其实想想也是,就别说别人了,就说自己,如果有人投靠自己了,自己就算是想过河拆桥,卸磨杀驴,可也不可能是在这儿时候啊!
 
    这时候孟获觉得自己是走了一步非常臭的棋,这已经都臭得不行了。估计这时候马超和他们凉州军的众将,可能在心里笑话自己吧。不过对此,孟获也是没有办法。毕竟这自己管不了那么多啊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这时候还知道去稍微补救一下,所以他此时是赶忙说道:“这我不过就是这么一说。既然马将军也认为此时没得商量,那么此事就此作罢。揭过去吧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你孟获纯粹是把自己的话往回拉啊。但是自己也知道,你这也没有办法。其实别说是别人了,就说自己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有人敢背叛自己的话,那么无论天涯海角,自己都得让人追杀他,直接把对方给杀了为止。当然了,这个所谓是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”。自己是不着急,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,不是吗。
 
    只不过看你孟获这样儿,却是有些着急了。是,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,但是可惜啊,这哪个当主公的,能把刚刚投靠他们的人,给扔出去的呢。反正自己绝对不会,也不可能,自己也没有见过别人。也许你孟获这样儿?可谁知道了~
 
    此时马超则对孟获一笑,然后说道:“好。既然蛮王如此说了,那么这些事便如此商定了!”
 
    “是极,是极!之前与马将军商定的事儿。便是如此说定了!”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的样儿,好像生怕马超反悔似的。<strong>求书网Http://wWw.qiushu.com/</strong>尽管他也知道,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了。但是还是这么口头说定了,那更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他们又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后,马超便起身和孟获告辞,孟获心说,你赶紧走吧,我看到你心里就难受啊!
 
    真是,孟获一看到马超,他就想起自己损失的那些人马,实在是太多了,而且还把自己兄长兀突骨的藤甲兵给灭了。说起来,自己是罪人啊!这归根结底,还不就是马超的原因吗。
 
    马超和孟获他们两人这一站起来,其他人自然是都跟着站了起来。他们都知道,这谈判完了,这就该开始执行去了,所以也是期待着,早日能彻底解决这事儿。其实无论是马超这边儿的崔安几人,还是孟获那边儿的祝融夫人他们,其实都是期待着战事早日结束。
 
    就连崔安也是如此想法,因为这在南蛮这儿,打得时日也很久了,这孟获总是耍赖,所以让他觉得是特别不爽。因此也期待着,如今的战事还是早点儿结束好。并且他也不是不知道,这己方是再一次夺取了三江城银坑洞,那么以后,也真是不会再有什么更大的战事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除非是孟获逃跑,并且搬来比乌戈国藤甲兵更厉害更多的人马,如此的话,那还有可能有更大的战事,不过这谁让,可能吗?崔安都没觉得可能,而如今,孟获更是跟己方谈判,妥协了,并且还和自己主公谈妥了,所以崔安他心里也高兴,心说这南蛮的事儿解决了,也许就可以先回长安了。然后之后还有其他的战事,比如说荆州……
 
    崔安不傻,他都知道马超下一步的打算,所以他的眼光不在南蛮这儿了,而是再一次回到了荆州。可以说对于荆州的战场,崔安是更为喜欢,他认为那个地方,那才是自己大展拳脚的地儿,所以可不是南蛮这么个破地方,这自己都不爱待了。
 
    没办法,在大多数人的眼里,这异族的地方,就属于是蛮荒之地,甚至就是不毛之地,其实说起来,真就没有几个人愿意来。就说崔安吧,他都是如此的想法。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主公不得不到三江城,那么他真是,不是那么特别愿意过来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众人是给马超众人送了出去,心说你们可快点儿走吧。虽说他也知道,这不久之后。还得看到马超,但至少在此时此刻。孟获确确实实是不想看到马超还有崔安他们。所以也算是“眼不见心不烦”吧,其实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马超也没耽搁。毕竟这该和孟获说的话,其实都已经说过了,两人也就三江城银坑洞的事儿,达成了口头儿的协议。至于说这个协议究竟是有多大的效用,在马超看来,应该暂时是没有问题的。怎么说孟获他也不傻,所以既然能从己方这儿拿到好处,而且看起来还是他所希望的,梦寐以求的东西。那么他能单方面毁约?不想要那些好处了?
 
    当然了,如果说孟获拿到好处之后,再去毁约。马超认为这事儿也不可能,至少他知道,如今他银坑洞,可战之兵不到万人,那么不是自己小看他,他到底要用什么来和自己相抗衡?
 
    他孟获,包括在场的所有人。可都不知道自己益州的底细,他们不知道己方还有多少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么退一万步说,就算他孟获知道了,但是他难道还不知道。哪怕己方在益州的凉州军,是没有多少了,但是对付如今已经被己方打残了的银坑洞。说实话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不过自己却是认为。如今孟获当务之急,不是对付自己。而是防范那些以前就虎视眈眈的人,譬如之前的敌人。他孟获有今日的势力和实力,不知道是踩着多少人才上位的。
 
    那么除了被他给灭了的,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威胁,可那些逃走的呢,而且被灭的人,谁还没有三两个朋友?因此,这个时候,你孟获要是实力还在的话,别人可能不会轻举妄动,因为看不到希望。但是如今你落魄了,凉州军再一走,那么落井下石的人,还会没有吗?
 
    因此马超心里最为清楚,己方撤出三江城,并且退回去之后,孟获便要迎来以前的仇人来进攻了。当然了,可能还少不了扯火打劫的。这个可绝对不是汉人的专利,异族的人,一样儿。他们面对如此机会,这三江城银坑洞这么一大块地盘,可以说是大饼,谁能不动心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超心里很是清楚,到时候孟获所面对的,也许比己方还要棘手的敌人,但是在兀突骨的帮助下,应该还是能渡过难关的。
 
    因此,孟获他还有什么闲暇去顾及己方呢,那个时候他自己都焦头烂额了,还能想着怎么对付己方?那不开玩笑吗,并且他就不怕给自己惹急了,自己真给他灭了!这事儿不是不可能,毕竟他孟获也知道,自己真正的实力,难道自己只有一个益州吗?
 
    综上所述,马超很清楚,孟获答应自己的条件了,自己也许诺给他好处了,那么双方真就是皆大欢喜,各取所需了。他孟获得到了他想要的其中一部分,不过却是损失太大。而自己呢,却也是得到了南蛮的和平,暂时的安稳。至少他们内部如何乱,那和自己没有什么大关系了,并且他们内部越乱,对己方其实就越好,只要不波及到己方这儿来就可以。
 
    因为到了那时候,就没有人能顾及到大汉了,所以对己方来说,是有好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等到孟获再积攒了一定实力,他再想对付自己的时候,马超认为都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。就算自己退一万步说,不指望着在自己的有生之年,孟获就一定如何如何老实。但是再等他孟获卷土重来的时候,也许就十年、二十年之后了。这个时间,自己认为是只会少,而不会多,毕竟自己在南蛮这儿钉下的钉子,那
    有士卒牵来众人战马,马超和众人上了战马后,对孟获一拱手,“告辞!”
 
    然后众人便打马离开,但是马超却是没有带雷铜离开,除了他和那四千多人外,马超就只带着崔安他们和自己的亲卫离开了。
 
    这个也算是有监视孟获的意思在里,但这个肯定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这人也不想己方的士卒来回挪动了,毕竟这本来先从三江城到了银坑洞,然后再折返回去,最后再回来,这己方士卒可折腾不起。
 
    马超这个主公,那绝对是个不错的主公,至少是知道替士卒考虑。当然了,在他看来,这其实就是为自己考虑。可是这么简单的道理,却并不是谁都明白的,就说以前的袁绍,他就不会去多想这个问题。并且袁绍这人,实在是看不起他冀州军的士卒。因为在他看来,这自己是什么出身,四世三公的袁家,而且还是当代袁家的家主,那些士卒算个什么东西?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最后的败亡,其实一点儿都不冤。至少对己方将士都不怎么地的主公,好像也真没有能成什么大事儿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